游戏观察 游戏产业媒体
手机端下载
当前位置:游戏观察 > 新闻 > 行业资讯 > 正文

“游戏寒冬”里从业者们都在“绝地求生”

2018-12-25 17:43 来源:时代财经

  游戏观察12月25日消息,今年国内游戏行业里再度流传起了“游戏寒冬”的论调,倒闭传闻不断,裁员声此起彼伏。身处困境中的从业者们都在“绝地求生” ,不论是媒体人、海外商务以及游戏创业者,都在为生存和转型而烦恼。

  记者黄淑妹

  游戏版号停批的第270天,行业寒冬论喧嚣不止,裁员声此起彼伏。

  有的人被辞调岗陷入迷茫,有的人跳槽转型谋求生存,有的人只能在酒桌上话当年……

  “当年游戏宣发活动花开遍地,现在呢?出海逃生的峰会才是热闹无比。逃离的、幸运的、转型的又有几个?”欧小雅再一次和她的老领导干了一杯,然后兀自笑了笑。

  逃离的媒体人

  欧小雅现在是一名财经记者。此前的她在游戏圈里待了四年两个月零五天。

  在2018年版号暂停的4月份,她进入了一家财经媒体。

  在她离开之前,游戏“寒冬论”和“倒闭潮”已经被频繁提起,与之相生的游戏媒体也陆续裁员倒闭,譬如17173、着迷网、魔方网、玩客等等。

  欧小雅所在的游戏媒体在2017年的年末也搞起了转型。她的老板要求她在工作之余,快速学习区块链知识,准备做区块链。欧小雅硬着头皮去学习那些错综复杂的词汇,听专家大谈虚拟货币,下载大量的区块链研究报告。

  那时,“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币圈一日,互联网十年”的言论风靡一时,她的老板每天都很焦虑,像有人拿着鞭子催,深怕慢一步就赶不上这个时代。

  在老板的催促下,欧小雅每接到一篇区块链稿子就会忙成陀螺,焦虑地整夜睡不着,头发大把大把地掉。

  更可怕的是,她总担心自己会给采访对象的ICO项目当了枪手,一不小心就让她的读者做了“韭菜”。在这一焦虑丛生又随时可能爆发争执的环境里,心生倦意的欧小雅辞职了。闲散了一周后,在继续混游戏圈还是挑战新领域的选项里,她选择了后者。

  离职前夕,欧小雅知道游戏版号暂停了,跟同行聊天时,大家倒也没觉得会暂停很久,亦不曾料到会有游戏政策的巨大变动。

  版号暂停两个月后,也就是今年6月,伽马数据发布2018年上半年报告——中国游戏产业收入、用户增幅比率双双下降,达到历史新低。那时,也正值企业半年报高发期,她的频道主编在派选题时,总会让她关注游戏企业财报和生存状况。

  当时的Wind数据也显示,上半年,54家网游概念股中有21家公司的收入出现了下降,其中有7家公司的收入降幅超过30%;归母净利润降幅超过50%的公司达到了12家,降幅在30%以上的有14家之多。

  这时,在她“蜗居”的游戏媒体群里,讨论的也都是“寒冬”、“出路”和“创新”。起初她总盯着游戏政策的变动,后来她开始关心游戏中小团队的“存亡”。

  版号暂停4个月后,她与当年带过她的游戏媒体老领导吃饭,两个人喝着啤酒嚼着花生米吹牛逼,欧小雅感叹:2014年时她们总是全国各地到处“飞”,行业内的新品乃至战略宣发活动遍地开花。游戏企业CEO上台发言总说今年我们要投入几个亿。如今,“出海”逃生的峰会才是一抓一大把,大佬们演讲也频繁提到“三荒”(产品荒、流量荒、用户荒),甚至纷纷将出海“谋生”以及加大海外市场投入挂在嘴边。就连游戏媒体也不例外,前阵子欧小雅还在媒体微信群里看到某社区招聘熟悉东南亚市场的游戏编辑。

  老领导叹气说:“今年投放确实少,关键时刻磨内容呗,挺到明年再看!”

“游戏寒冬”里从业者们都在“绝地求生”

  幸运的海外商务人员

  与欧小雅调侃自己的“逃离”不同,在这股寒潮里,莱莱却迎来了他事业的转折点。

  今年8月,在腾讯、网易、阿里、完美等多家游戏企业被爆出裁员时,莱莱却成功入职了国内某一线游戏企业,负责该企业东南亚市场的游戏发行、资源搭建和本地化推广。

  虽然离职、面试、入职的整个过程相当曲折,但他还是觉得幸运,特别是听到新公司马上就要冻结招聘,接受转岗并加大末位淘汰。

  这对他来说并不意外,今年互联网“裁员潮”里不乏大厂。当然,他也不担心“被炒”,因为他所在的海外部已经成为公司发展的重点。

  今年,在版号停批后,不仅莱莱的新公司将“出海”作为了头等大事,众多的游戏企业也都将海外作为业务扩张的重要标的。甚至有人将其定义为“掘金池”。像莱莱这种在海外耕耘多年的游戏商务人员,自然成为了“香饽饽”。

  莱莱离职前,他所在的某知名手游海外发行平台里的老员工,已经被挖得七七八八。每次出差后回到国内,他都有种风雨摇曳的感觉,尤其是当公司市场部里只剩下他和另外一名老同事,其余全是新人时,这种感觉更甚。

  “要不是趁着这风口登上大厂的‘航空母舰’,我这艘小船很可能会翻。”在粤菜馆跟朋友聚餐吃晚饭时,莱莱表达了自己的后怕。跳槽前的他,虽还想往上搏一搏,但并不是没有顾虑的,大厂对学历、资源和经验要求就较高,他一度有些犹豫。

  但老婆很支持他。“没过多久,我就跟公司谈离职了。”莱莱聊起当时离职的情景说。后来,在他的印尼供应商朋友的内推以及自己的努力下,莱莱进了现在这家一线游戏企业的海外部,“一共经过了4轮面试,我硬是靠着在东南亚市场拥有的资源和几个还算成功的海外发行案例挤了进去。”

  现在的莱莱,正准备将公司在国内发行的某款竞技对抗手游推到新马地区。虽然每天都很忙碌,但新马泰印地区的资源他早前已有所掌握,免去了资源对接的麻烦,工作适应得还不错。

  席间,有朋友问莱莱,“海外的资源是怎么开拓出来的。”莱莱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去印尼时的故事。当年他孤身一人去雅加达打市场,也只是在网上搜索了当地一些供应商的名字,取得联系就去“面基”(见网友)了。到了目的地,一开始和供应商沟通还有些磕磕绊绊,后来通过无数次的“约饭”,不仅沟通顺畅了,也有些了解当地的手游市场了。通过供应商,他甚至还认识了不少当地的媒体。

  更幸运的是,在参观印尼Mobile Legends东南亚总决赛时,他认识了在印尼市场深耕多时的海外游戏研发发行商Moonton(沐瞳科技)的Country Manager(驻站经理)。通过他的举荐,莱莱与当地媒体、供应商、电竞、直播等服务配套公司有了更深层次的接洽。

  “我2015年做海外的时候,压根就没觉得海外市场有多好,只是刚好那会有公司要我。没想到,今年赶上‘出海潮’,这些经历派上用场了,挺幸运的。”莱莱说。

  那晚,莱莱和朋友们聊了两个多小时,饭局散后,CBD的华灯初上,有人在夜里冻得瑟瑟发抖,快步奔走;有人幸运地穿着棉袄,漫步路上感受着车水马龙……

“游戏寒冬”里从业者们都在“绝地求生”

  焦虑的转型者

  徐明雷是没有漫步的心情的,他的首个出海游戏项目刚宣告失败。

  虽然原计划也只是想测试一下海外市场,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他感到些许苦涩。

  徐明雷在杭州一家研发发行公司担任总经理,主管运营和项目。他的公司曾研发了《乱世曹操传》、《合金机兵》等多款游戏,取得了还算不错的成绩。如无意外,他们将在今年9月推出新游《乱世西游记》。可惜,原计划还是出现了偏差,今年4月,版号暂停,他们的新游发行计划也被迫搁浅了。

  对于版号的暂停,徐明雷起初并不担心,他估摸着版号是短时间的暂停,对他们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公司一向不是以量取胜。小20人的游戏研发团队,条件根本不允许他们几个项目一同开展,今年上半年公司也只研发一款新游,在研发未完成前,他们根本不会考虑提前申请版号。甚至对版号暂停这件事,他也是靠刷朋友圈得知的。等他准备好资料提交出版社排队办理版号的时候,通道已经关闭近两个月了。

  当时,行业内盛传版号将会在半年后重启,徐明雷也认为差不多会在9月份,也就半年时间,熬一熬就可以了,到时候新游拿到版号上线,耽搁的时间并不会太长。

  于是,他每天除了督促研发部打磨新游之外,也会让团队将精力放在老游戏的维护上,包括功能的完善以及细节的打磨等。

  这段日子里,他与公司几个高管也开始思考组织架构的问题。他们认为公司之前一直忙于生存,跑得太急,遗留了很多问题。版号暂停的时间正好让他们静下来思考公司的情况,进行人员结构和项目配置调整,包括加大内容和技术的人员比例。

  得益于老游戏的经营,徐明雷所在的公司目前运营情况还算稳健。但是,半年已过,版号重启的消息似乎还是没有确切消息,这让徐明雷顿时感觉心理没了底,他不知道版号具体还要等多久?到时候政策又会怎样?公司的下一步要怎么做?与他共事的几位高管也很焦虑。

  他们开始频繁地开会,商讨公司的下一步。经过一轮又一轮,一批又一批人的交锋,最终,他们选择顺应行业趋势,“出海”寻求新的出路。

  但团队成员也会有很多的疑虑:

  有人觉得“风险太大。”

  有人认为“就是一张白纸,连做什么产品,如何做,上哪些市场,用户是谁,都不知道。”

  有人提议,“不如找海外代理发行运营。”

  但徐明雷认为,这样的话,产品的控制权就不在自己手里了,他们做研发发行的,很清楚这一个套路,如果控制权不在自己手里,他们就接触不到自己的用户,就会有很多的局限性。因此,即使他心里没底,也决定撸起袖子自己干一把。

  这个方向确定后,他们坐下来复盘了自己公司的所有产品:新游由于国内还没上线,没有市场反馈,不适合推海外;部分老项目的题材和玩法是针对国内市场的,在海外或难展开。最后,地图探索类单机游戏《合金机兵》让他们觉得在题材和玩法上都符合他们的要求。

  于是,项目组开始进行文字编译和配音。历时3个月,英文版《metal soldier》在谷歌、苹果等多个海外平台上线了。

  徐明雷一直盯着数据,他发现用户数、活跃度以及留存均不甚乐观,并且问题丛生,比如流量获取、优化、服务器等都有玩家反馈。

  回忆起这一个多月的经历,仿佛一直都是在解决问题。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他们发现,这款游戏在美国地区的用户增加就要比其他地区要高很多。目前他们正在优化游戏使其更适合美国市场。另外,日文版也在编译中。

  虽然首个项目进展并非十分顺畅,但是徐明雷和他的小伙伴们并不准备放弃。在徐明雷看来,试错的成本虽然很高,但是版号重启前后,两条腿走路,总比一条要稳健得多。更何况,他觉得版号出来之后,竞争同样也不会少,如今也只能一边等待见招拆招。

  还没结尾的结尾

  在这个“游戏的寒冬”里,游戏媒体人、海外商务以及游戏创业者都在“绝地求生”,“出海”是一条不约而同的不错的出路。不过,随着今年几乎大部分的游戏企业都在竞相布局,竞争正在逐渐加大。

  据游戏媒体“手游那点事”的统计,截止至12月9日,在美国、日本、韩国、泰国、印尼、台湾这六个市场的iOS榜单TOP500中,有共计153家中国手游厂商拿到了出海的入场券,有350款产品正在出海。

  这个广阔的市场,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开拓。

  最新的消息是,12月21日,中宣部版权局副局长冯士新宣布“首批送审游戏”已经完成审核,正在抓紧核发版号,但申报游戏存量很大,需要时间消化。

  这意味着,明年初版号或将重启。游戏企业当前的窘境或将缓解。不过,届时,可能会有相应的新游戏政策伴随。

本网站所收集的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公开信息或网友自助投稿,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资料,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站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游戏观察

聚焦极有价值的游戏产业资讯。打造有影响力的游戏产业媒体。

PUBG第4赛季:艾伦格新视界上线!这一次,还跳老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