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观察 游戏产业媒体
手机端下载
当前位置:游戏观察 > 新闻 > 运营资讯 > 正文

疯狂的洗量现象让不少游戏厂商对联运趋于谨慎

2018-05-16 11:02 来源:游戏茶馆

  游戏观察5月16日消息,渠道买量是国内游戏行业生存的必修课,对于缺乏流量的中小厂商来说,获取流量更是生死攸关。而中小厂商的流量来源中,一部分来自渠道联运,而这些联运中出现的疯狂洗量现象导致推广效果极差,这让不少游戏厂商对联运趋于谨慎。

  中小厂商的产品一般都会寻找一些渠道进行联运,以扩大收入。今年以来,笔者发现市面上出现了一些新的自称“很有量”的渠道。这些小渠道在商谈联运时总是表示自己很有量,能够给联运游戏带来不少新增和流水,但实际上效果却很差。

  另一方面,中小渠道的量主要来自公会,疯狂的洗量现象也让不少游戏厂商对联运趋于谨慎。

  渠道想拿好产品 厂商更愿放生命末期产品

  一位资深从业者X告诉笔者,大多数中小渠道的量都存在水分,通过技术手段对在线时长、活跃度、留存以及付费数据等指标都可以进行造假。“你想要什么效果,就可以达到什么效果。”

  另一位资深从业者D向笔者透露,刷假量方面,长尾渠道刷iOS量主要通过IDC劫持;安卓版主要通过安卓模拟器刷;刷付费方面,长尾渠道主要还是通过自充。

  虽然这些渠道表面数据很好看,但最终落实到收入上还是会曝光。

  从业者X表示:“厂商最终还是看游戏收入的,收入如果高当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是想长期合作,渠道数据造假也不会那么过分。”

  当然也有例外的,笔者就曾遇到过一个自称“比长尾还长尾”的渠道,“首页好位置每日新增也就四位数”。

  X透露,中小渠道的量主要来自公会,过去还有的量是来自黑产,比如流量劫持等手段获得。经过国家这几年打击,流量劫持已经不太敢做了,公会的量成了顶梁柱。

  在去年,主业手游联运、分发的快发助手就专门设立了一个公会团队业务,为公会团队“提供多元化的合作模式”。笔者猜测这其实就是快发与各大公会结成联盟,争取从厂商那里拿到较好的产品。

疯狂的洗量现象让不少游戏厂商对联运趋于谨慎

  实际上,中小渠道一直希望能拿到正处于鼎盛时期游戏产品,而游戏厂商往往只愿意给一些已经处于生命末期的产品。

  一个游戏开发商向笔者表示,他们去年的一款重点产品此前与多家自称“有量”的渠道合作过,数据并不理想,已经停止投放联运了。“如果要联运,首月新增必须有几万。”

  不止上述一家厂商对于联运合作控制很严,稍有规模的游戏厂商(上市公司子公司、已排队IPO公司)都没几款游戏放联运。笔者询问了7家游戏公司后,发现只有一家的一款游戏放联运,一些厂商早已暂停联运的排期了。而据笔者了解,一些规模较大厂商已经要求日均新增上万才会放联运,而小厂商则要求渠道要给真量才放联运。

  这些厂商对联运的顾虑除了不满意收入数据外,更加担忧公会疯狂的洗量行为。

  公会洗量似蝗虫 厂商反制措施并不多

  如果你是一个战力很高的玩家,在游戏中砍怪所向披靡,很容易收到一些“妹子”发来的温柔私聊邀请:“小哥哥,去玩XXX游戏吧,比这个好玩,带我玩啊。”

  这些“妹子”实际上就是公会的人,目的就是拉各种大R玩家去其他游戏。他们常常向目标玩家提供比官方售价更低的道具和其他诱人福利,为了拉大R他们甚至不惜亏本销售道具。这些大R玩家被拉入新游戏后所产生的消费,公会将参与分成。此前笔者曾报道过,一个公会工作室在一款高质量的游戏里拉人,月赚5万是没什么问题的。

  “公会猖狂的洗量可以用‘蝗虫’来形容。越是热门的游戏拉人现象越严重,他们就特别喜欢去腾讯的游戏里薅羊毛。”业内人士X告诉笔者。

业内形容公会洗量如“蝗虫”一样

业内形容公会洗量如“蝗虫”一样

  然而面对这种拉人洗量的现象,厂商手里反制措施其实也不多。一位大厂运营就向笔者表示,从他们实践来看除了靠用户举报封号外,也没有其他特别有效的办法。

  一些游戏大厂自然对这种公会洗量现象十分厌恶,像三七互娱这样的厂商就明确将公会拉人定义为“强盗行为”,呼吁游戏行业同行能够封杀这种行为。

  其他中小厂商也非常忌惮公会拉人,但自己产品魅力不够,可能还是得放联运建立专服,通过洗量来生存。据了解,现在一些厂商通过与一些公会合作,让公会的人作为高级的托来维护游戏,服务内容除了拉付费、报告bug外甚至还可以防其他游戏过来洗量。不过,厂商在选择合作团队时也非常审慎,一些公会暗地里还是会进行洗用户。所以一些有钱的厂商会自己组建“托”的团队,这在策略游戏中运用最为广泛。

  联运还是要放的

  当下用户获取成本越来越高,买来的用户留存率一直也是老大难问题。好不容易买来的用户,又很容易就被其他渠道洗走,这实在是一项赔本买卖。

  所以,目前游戏厂商对于与中小渠道联运顾虑非常谨慎,纷纷提高了门槛,或者只愿意放一些已经走下坡路的产品。比如上文所提的一些较大厂商,日均新增上万才愿意放联运。

  另一方面,发行厂商也有自己的“歪门邪道”,比如通过马甲包堆包上线,以获取更多的流量,不过由于苹果加强了审核,今年以来iOS包体过审概率一直“比较随缘”。抑或通过各类奇葩的虚假买量素材欺骗玩家下载安装,比如近期火爆的各类“鲲类”素材。

多数使用的鲲类素材买量的游戏实际上,都是与鲲毫不沾边的仙侠类游戏

多数使用的鲲类素材买量的游戏实际上,都是与鲲毫不沾边的仙侠类游戏

  而在渠道方面,市场地位已经非常固化,硬核联盟、应用宝、小米、360、TapTap等大渠道已经几乎垄断了安卓渠道,留给其他长尾渠道的市场空间并不多。中小长尾渠道买公会的量并不能获得游戏厂商的青睐,其他流量来源成本又高,又拿不到好的产品,日子实在不好过。

本网站所收集的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公开信息或网友自助投稿,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资料,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站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游戏观察

聚焦极有价值的游戏产业资讯。打造有影响力的游戏产业媒体。

盘点国内14大游戏公司的版号存货量到底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