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观察 游戏产业新锐媒体

网吧奇葩风云录:我的老板胡哥

2017年08月27日 20:21 来源:游戏观察原创

导读:很多玩家第一次接触游戏的经历都是从网吧开始的。很多玩家都经历过或惊喜或难忘的经历。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一位玩家与他的老板胡哥在网吧玩游戏的各种奇葩经历。

  游戏观察8月27日消息,很多玩家第一次接触游戏的经历都是从网吧开始的。很多玩家都经历过或惊喜或难忘的经历。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一位玩家与他的老板胡哥在网吧玩游戏的各种奇葩经历。

  1.

  网吧的17号机,是网咖的华山之巅,非功力已入化境者不可坐。

  但大仙却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三年。

  大仙是我们给他起的称号,他本名姓黄,人长得又贼猥琐,便有了黄大仙之称,简称大仙。

  整整三年时间,大仙除了吃饭会去外面买上一碗炒面,其余时间都呆在这个位置上,盯着屏幕玩游戏。他的工作是“职业玩家”,在游戏中靠卖金为生,据说一个月能赚3000到4000元。

  从魔兽世界到各种国产游戏,他是游戏中最高端的玩家,总是在开新服之际第一个冲到排行榜的高手,那次我无意中看了一样,发现鼠标都被他磨出白纹了。

  大仙在网上有一群固定队友,也有自己的公会,但在现实中也没曾见过他和现实中的谁有过交流。包括他的收入来源都是源自于游戏,对于大仙而言,他才是一个真正活在游戏中的人。

  大仙据说是某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不知何故流落到我所呆的黑网吧里,一呆就是整整三年,吃喝拉撒都在网吧里。但是对这一切他都缄口不提,只至老板偶尔提起,我才知道他曾经有过这一段光辉的历史。

  老板胡哥是个好人,尽管大仙会对网吧营业造成影响,但他从来没赶他走。

  大仙在这家黑网吧呆了三年,我当然知道他不会在这里一直呆下去,没有人能做到,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什么时候会来。所以当他爹找上门来的时候,当我看到一个老人满脸泪痕,哭着求他儿子回家的时候,我真的以为大仙要走了。

  他的确走了,离开了他呆了三年的网吧。

  但他却没有回家。

  因为我在另一家网吧看到了他。

  他只是从一个网吧逃到了另一个网吧。

  大仙坐在17号位置上,依然面无表情的玩着游戏。

魔兽

  2.

  网吧老板胡哥,社会你胡哥,一个非常仗义而好玩的人。

  这个人玩过的游戏非常多,对于游戏的理解远超吾辈,记得那时候《梦幻西游》刚刚公测,全网吧都在为一匹高连狼而拼命刷花果山时,胡哥已经坐拥无敌的满技能瑞兽了。所以胡哥经常很义气的支援我们,送我们东西。

  有次一个学生向胡哥要个什么东西,胡哥也不在意(他人就是这样),就让他自己上号拿。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就听见胡哥鬼叫“我曹我的号登不上去了”,我们帮胡哥试了一次又一次,仍然不行,当时就有人怀疑是昨天那小子盗的,胡哥说不一定。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那小子再也没出现过,这下胡哥就很确定了,于是就扬言要修理他。但是一连过了几个月都没见到他动手,然后我们慢慢就把这件事情遗忘了。直到一年以后,胡哥跟我说,他昨天找把那小子打了一顿。

  我就很不解,胡哥微微一笑,道出实情:原来盗他号的那小子一年前还在学校,一年后他已经毕业,但距离去高中报到还有一段时间,属于没人管的状态。胡哥便趁这个空档将他打了,一来下手轻,没有造成外伤,二来这货也不敢告诉他父母。

  这个胡哥,贼心机。

网游

  3.

  还是胡哥的事。

  当时对面的星月网吧搞了一个war3比赛,从咱们网吧拉了不少人过去,胡哥很生气,于是在自己的小网吧里搞了一个CS竞赛。

  奖金是五百元。

  当时500块和现在不一样,最好的机子上网才1块钱一小时,通宵5块钱,外面卖的最贵的牛肉炒面才3块钱一碗。

  五百块,差不多是一个学生一个多月的生活费。

  当时附近上网的人都沸腾了,整个黑网吧都沸腾了。

  后来冠军是附近一个大学的队伍,我作为网管也很羡慕。只是后来才知道,胡哥许下的500块是一共500块,不是一个人!

  并且还不是现金。

  而是网吧上网抵用劵。

  500块,黑网吧大厅机免费上网1000个小时。

  当时那支队伍就一脸日了狗的表情。据说他们为了胜利还花钱请了一个职业选手,瞬间感觉不会再爱了。

  后来这件事还是圆满解决了,胡哥亲掏腰包,给冠军队伍每个人给了500块,合计2500。

  那时候,人们对网吧的要求越来越高,胡哥经营的黑网吧由于配置落后,除了固定客人以外,很少再有新人光顾了,对面新开的星月网吧高大上,大多数客人都涌向了那里。

  2500块,相当于胡哥一个月的净收入。

CS

  4.

  DOTA刚开那会,整个网吧都流行打DOTA,某一天打DOTA打着打着,黑网吧突然断网了,胡哥和我弄了半天也没弄好,于是胡哥说要请人过来修,不过需要时间,整个网吧一片骂声。

  骂了一会儿,一个叫不出姓名的大叔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家来打CS吧,当时网吧里还有没走的,包括我和胡哥,总共二十多号人,全部加入了这个大叔建的局域网里,打了一下午的CS,网吧里各种“窝草窝草”此起彼伏,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后来修网的人来了,胡哥也没让他修,那个男的就骂骂咧咧的走了,剩下我们这群陌生人,打了一个下午的CS,没有一个人退出,称兄道弟,感觉真是一级棒。

  那个大叔来过网吧几次,玩的都是CS,在全部玩网游的黑网吧里,就像是一个异类。像他这种大叔,家里应该都配有电脑吧,不知道为什么偶尔会来我们网吧,打上几局CS人机。

  5.

  有次在网吧收拾垃圾,在厕所里发现带血的一次性针管,我很紧张,就叫胡哥过来看了一眼,我看见胡哥下意识的摸了摸右手腕的纹身,然后拉着我出来,对我说装作没看到。

  我点了点头,又去收拾垃圾。回来的时候,看见胡哥一个人在皱着眉头看监控,一脸心事的样子。接着他走到大厅一个男人身边,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那男很惊讶的看了看胡哥。胡哥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接下来,我再也没看到那个中年男人来这里上网。

  6.

  大年初三,和家里人吵翻了,他们说让我滚,我就真的滚了。

  晚上九点多,漫天下着大雪,不知道去哪里。

  大概走了半夜,于是很累就想睡觉,就回去找到一个黑网吧,用当时剩下的钱包了夜。没有通讯工具,也没有钱,饥肠辘辘。

  那天夜里下的雪出奇的大,稀里糊涂睡到早上,又仗着脸皮厚呆到中午,当时心里就回想着不知道谁说的一句话——上已无路,下又艰难。

  本来这家网吧的人就少,中午大家都各回各家吃饭去了,就只有我一个人呆着,还厚着脸皮不上机。老板看起来也像是要回家吃饭的样子,他说我要锁门了。我当时无处可去,就灵机一动说,你这里......要不要网管,我帮你看着吧。

  老板看了我一眼,也没问什么,沉吟了一下,答应了。

  不过先让我跟着他回家吃饭。

  他媳妇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烧的一手好菜。

  教会我怎么加钱、怎么烧水,说这里的泡面随便吃,电脑随便玩,还给我在网吧里腾出了一个包厢睡觉,每天20块工资。

  他还给了我所有的钥匙,包括放钱的抽屉。

  这个老板就是胡哥。

  后来我妈来找我,也是他帮忙说情的,那时候就觉得这个人真是好人,真的。

  但凡我有点歹心,偷点他的钱可以说很轻松。

  但是我始终觉得,如果辜负他,大概我就真的不是人了。

  后来我在他这里断断续续当了三年多的网管,直到考上大学,毕业,工作,又写下这篇类似回忆的烂文,人生和文章一样烂。

  胡哥经营的黑网吧在我离开后的一年就关掉了,我一直叫他黑网吧,但这并非本名,而是胡哥并没有营业执照。现在网吧执照已经并非千金难求,但胡哥再也没动过开网吧的念头,因为他说自己没有足够的钱去应对网吧设备的不断更新换代。

  但是我打从心底,真的希望胡哥能再开一次网吧。

最新游戏行业资讯,点击进入游戏观察!

第一时间获取游戏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分析,请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或下载安装移动客户端。即可获得游戏观察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优秀体验。

游戏观察

聚焦极有价值的游戏产业资讯。打造有影响力的游戏产业媒体。

活动会议

more

专题聚焦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