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观察 游戏产业新锐媒体

2017年下半年倒闭潮与裁员潮或将在广东游戏圈出现

2017年06月27日 09:41 来源:手游那点事

导读:中国的游戏产业近年来得到了快速发展,许多地方也出台了对游戏企业的扶持政策,吸引了大量游戏从业者加入和创业者进行创业。广东省就成为了国内游戏产业发展的热土,许多游戏公司纷纷在那里建立本部或是分公司,一时间风光无限。不过在2017年下半年,一波倒闭潮和裁员潮可能将会侵袭广东游戏圈。


  游戏观察6月27日消息,中国的游戏产业近年来得到了快速发展,许多地方也出台了对游戏企业的扶持政策,吸引了大量游戏从业者加入和创业者进行创业。广东省就成为了国内游戏产业发展的热土,许多游戏公司纷纷在那里建立本部或是分公司,一时间风光无限。不过在2017年下半年,一波倒闭潮和裁员潮可能将会侵袭广东游戏圈。

2017年下半年倒闭潮与裁员潮或将在广东游戏圈出现

  或许你根本无法现象,这两年广东游戏企业数量的增长速度有多快!

  一年前的今天,我们开始习惯于到深圳拜访渠道、到广州学习打法和套路,甚至因此将分公司开到了广深一带;而一年后的今天,据了解,广深游戏企业数量饱和度大大提高,这些厂商在深耕原本的打法和自身优势之外,都进入了相对的“沉默期”,中型企业变得谨慎,小型团队岌岌可危。

  游戏行业的整体重心在不断南迁,笔者认为2017年下半年以广东地区为代表的游戏企业很可能出现较大规模的倒闭与裁员。

  “南迁潮”+“孵化潮”,导致近两年广东游戏企业数量爆发式增长

  游戏企业南迁的现象开始于2016年上半年,彼时不管是渠道流量还是其他平台的买量都在广东有了很大的突破,于是开始有不少市场人员在广深进行学习交流,甚至有些企业不惜将整个公司搬到了广东。

  特别是以广深地区为代表,在产品打法和流量打法受到青睐之后,这里可以说成为了B+级及以上产品的天堂。

  深圳模式——流量重心南移。应用宝及硬核联盟的崛起绝对算得上是过去一年渠道格局中的大变化,应用宝、华为、OPPO、VIVO实现了大跃进,不管是硬件设备市场占有率还是分发效率都有口皆碑。此外魅族、酷派、金立等也都紧随其后,这为深圳的游戏分发带来了得天独厚的优势。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以往依靠应用宝赚得盆满钵满的就不在少数,现在加上硬核联盟,深圳更是成为了不少游戏企业开分公司的首选之地。

  广州模式——买量打法兴起。广州之所以吸引着众多游戏企业前往是因为买量套路的成熟,其独到的发行策略在过去一年渐渐被传开,页游基因、买量手段、剑走偏锋的套路、独有的自研自发和联运都构成了现在的“广州模式”。可以说,尽管产品突破性不大,但完成的品质非常高,如果从流水及利润上来看,广州可能是赚钱游戏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

  广深散发出的不同的地域特性吸引着众多游戏企业前往,甚至过去一年,“南迁潮”伴随的还有“孵化潮”。原本就在广深扎根的游戏企业,开始孵化和捆绑一些研发团队、发行团队,由此裂变出了很多新的中小游戏企业。外来游戏企业和分公司+本地游戏企业裂变出的团队,使得这一年广深游戏企业的数量实现暴涨。

  据了解,2015年广东省新增游戏企业数量约为350家,2016年就暴涨至1000家以上,而到了2017年,仅半年时间就完成了2016年近一年的游戏企业增长量,这个数据可以说是非常恐怖的。也就是说,照这样的增长速度,广东省游戏企业的数量将迎来过于饱的情况,加上市场上的流量成本增加、盈利产品增幅缓慢、拳头游戏挤压用户时间,不少的游戏公司很可能将面临裁员和倒闭。

2017年下半年倒闭潮与裁员潮或将在广东游戏圈出现

  能实现盈利的产品养不起这么多企业

  广深一带的游戏企业是出了名的求稳,看投入产出比、计算ROI、优化留存、注重长线,从买量到吸粉到回本再到长线盈利,一整套打法的每一步都非常稳,都经过了细致的计算和思考。这样的作风也造就了广深成为了全国赚钱游戏企业数量最多的地区。

  但即便是这样,能实现盈利的产品和游戏企业数量之间依然出现了供求失衡的状态,并且这个现象越来越严重。目前能赚钱的产品数量保持着微涨,而游戏企业数量则出现了疯涨,但从客观数据上来看,这些数量的产品是养活不了那么多团队的。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广深的打法也在升级,通过扩充产品数量来堆高流水的打法已经没人再愿意玩。于是疯狂粗暴的换皮时代已经过去,深度量少的换皮成为当下主流的形式,这样的打法带来的一方面是游戏企业两极分化的现象会更加严重,另一方面是能参与盈利的游戏企业减少,企业总体的淘汰率大大提升。

  流量成本进入虚高状态,连大厂都承受不起

  从盈利上来看,瓜分到流水的游戏企业越来越少,同时从成本上来看,流量成本的大幅炒高也使得企业盈利陷入了两难。2016年开始手游买量市场逐渐受到关注,越来越多游戏厂商从中找到了盈利机会,于是趁着这波红利,不少发行商都开始争相布局,试图从渠道之外找到新的流量入口和打法。

  然而残酷的是,手游行业三个月一小变,半年一大变,大批厂商的涌入带来的是流量成本的虚高。从最初CPA在10元以下,到现在疯狂的时候甚至上百元,买量成本变态高涨,能承受得住的游戏企业也越来越少。即便是市场上现金流充足的游戏大厂,也在这段时间有所收缩。

  除此之外,人力成本的攀升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过去大批厂商蜂拥在广深设立团队,当中大部分企业都采取了挖人的手段,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游戏行业的人力成本。

2017年下半年倒闭潮与裁员潮或将在广东游戏圈出现

  玩法迎来新一轮革命,首当其冲的为何是广东游戏圈?

  除了流量成本迅速攀升之外,游戏行业的打法也在这个时候迎来了新一轮的革命,而这场玩法革命最先造成冲击的,就是广东游戏圈。

  买量竞争激烈且单用户的辐射价值在下降;iOS新系统更新之后畅销榜消失,免费榜和付费榜只在一级栏目中显示前三名,刷榜已经失去了意义;换皮也出现了一定瓶颈,产品同质化严重,缺乏利润和流量自获取空间;切安卓支付玩不动,切iOS支付也逐渐被苹果清扫;游戏之间恶意拉人的行为受到各家游戏大厂的一致抵制;......

  旧的玩法被取缔,而新的有效的玩法还在探索中,于是这些希望从旧玩法中找到机会点的游戏厂商就容易陷入尴尬。当然并不是说广深的游戏企业只玩这一套,而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懂这一套,也多少有能力玩得转。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广深拥有着大量靠新玩法和流量杆杠支撑起的公司,他们甚至存在玩法高度相似且单一的问题。而当下,企业的增长与产品盈利状况存在矛盾,同时企业的增长又与玩法革命存在矛盾,许多公司没有足够的收入、缺乏利润,一旦旧玩法崩盘,裁员和倒闭就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裁员和倒闭已经成为了部分中小游戏企业的痛

  据了解,现阶段有部分中型游戏企业已经开始着手裁员的问题;一些中小团队在裁员之后依然无以为继,只能面临倒闭;还有一些中大型企业对市场及人员的投入保持观望态度。

  在流水骤减、利润下降、成本居高不下的时候,这部分企业的做法都无可厚非,而在裁员潮和倒闭潮的冲击下,最先倒下的便是没有捆绑研发团队的发行商。因为各家套路都相差无几,各种玩法也算是公开的秘密,因此潮水退去后,缺乏“产品基因”便成了致命伤。

  今年下半年(预估今年9月份将会是重要转折点),会有一大批中小游戏厂商都需要正视流水和利润的问题,甚至今年秋天苹果正式推送系统更新信息之后将会迎来更大规模的倒闭潮。我们不可否认,这里依然有值得挖掘的金矿,这里依然有可以追寻的风口,但问题是,你手上还握有什么?

最新游戏行业资讯,点击进入游戏观察!


第一时间获取游戏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分析,请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或下载安装移动客户端。即可获得游戏观察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优秀体验。

游戏观察

聚焦极有价值的游戏产业资讯。打造有影响力的游戏产业媒体。

活动会议

more

专题聚焦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