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观察 游戏产业媒体
手机端下载
当前位置:游戏观察 > 新闻 > 创业/管理 > 正文

腾讯队长任宇昕:内忧外患 他还能继续神奇吗?

2018-10-25 14:25 来源:中国企业家

  游戏观察10月25日消息,任宇昕总有办法让腾讯的落后业务实现反超,腾讯调整组织架构之后,面对内忧外患,他还能继续神奇吗?

  文 | 崔鹏

  任宇昕是腾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社招员工,他刚进入腾讯的时候,这家未来全球科技巨头正因为缺钱,在生死边缘挣扎,甚至靠投资人垫资续命。

  从那时起,任宇昕就一直在为腾讯解决各种难题。他梦想做一个名优秀的程序员,但当时的腾讯CTO张志东深信这个年轻人堪当大任。

  2004年,时任增值开发部经理的任宇昕接手腾讯游戏,彼时腾讯游戏刚经历惨败,总办(腾讯最高决策层)信心动摇,几乎要放弃游戏业务。任宇昕用五年时间,带领腾讯游戏将前首富陈天桥的盛大和其他游戏公司甩在身后,从业界十名开外冲到榜首,再也没下来过。

  2013年腾讯架构调整,前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总裁刘成敏退休离开腾讯,COO任宇昕接管MIG,当时腾讯的安全、应用商店和浏览器等移动互联网业务排名靠后。任宇昕用三年时间让MIG实现对竞品的全面超越,遭遇翻盘的公司名单里有百度和360。

  在过去十几年里,任宇昕总有办法让腾讯的落后业务实现反超,而这些业务后来都发展为腾讯最成熟的业务模块。

  近期腾讯组织架构调整后,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和IEG(互动娱乐事业群)被划给任宇昕,他掌管的事业群占据腾讯过半营收,核心业务稳定,团队配合默契。

  这是动力也是压力,腾讯除了在游戏领域领先优势明显之外,在信息流和文娱领域都面临竞争对手的强有力挑战。

  PCG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此前腾讯的流量、产品技术和内容运营能力分散在不同事业群内:OMG(网络媒体事业群)擅长内容运营,但技术和产品能力是短板;SNG拥有强大的产品,但不擅长内容运营;腾讯最大的流量池却是WXG(微信事业群)的微信。

  组建PCG的需求很直接,就是将三个BG(事业群)的内容运营、用户流量和技术产品进行统一。在腾讯这样一家员工数超过5万人的大公司里,跨越三个BG协调业务,必然不如在同一个BG内部进行协同更容易。

  架构调整后总办将PCG和IEG交到任宇昕手上,他能否在自己创造的高起点上再攀高峰,考验还有很多。

  IEG是腾讯的“现金牛”,保证它的政策抗压能力和营收健康度非常重要。PCG已经具备“Netflix+迪士尼+今日头条”的集合体雏形,在未来几年时间里,它的体量有机会超过绝大部分中概股上市公司。

  作为腾讯的功勋元老,任宇昕这次面临的更像是一次内容平台革新大考,没有先例借鉴,也没有同等体量的对手竞赛,他要保证腾讯的内容舰队顺利穿越迷雾。

  游戏需要阳光

  腾讯是国内游戏业务的老大哥,行业内有句老话:国内只有两家游戏公司,腾讯和其他公司。

  Newzoo发布的2018年《全球游戏市场报告》预计,2018年全球游戏收入将达到1379亿美元,中国是全球最大单一市场,预计收入规模为379亿美元,占全球游戏总收入的28%。

  但在最近一轮游戏行业高压政策下,腾讯作为行业头羊,受到的影响非常明显,股价持续在低位徘徊。

  一家国内排名前十的游戏公司负责人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圈内不论大小公司都很困难,这一轮监管之后,洗牌在所难免。

  目前游戏收入占腾讯总收入的大约4成,任宇昕必须保证IEG的现金供给能力,如何应对中长期的游戏监管至关重要。

  公认的两个有效解法是电子竞技和功能游戏。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竞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22年杭州亚运会将电竞纳入正式比赛项目。

  从全球范围来看,电竞的地位逐年提升,在诸多国际重要赛事中,都能看到观众为本国队伍摇旗呐喊的景象,与传统体育竞赛项目并无二致。

  目前全球单项赛事奖金最高的“The International”(简称TI),是美国公司Valve为旗下游戏《DOTA2》举办的国际邀请赛,总奖金超过1500万美元,参赛队伍来自欧洲,美洲和亚洲地区。在比赛现场,美国本土观众会集体呼喊“USA!USA!”来加油。来自中国的参赛队伍曾经三次获得冠军,并在夺冠后向全球观众展示五星红旗。

  电竞能让游戏摆脱娱乐至死的标签,进入大体育项目的范畴,有助于建立健康阳光、积极向上的公众形象。

  腾讯向电竞业务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一年投入甚至超过10亿元,这还仅仅是围绕赛事展开的投入,并没有计算相关游戏的推广和维护费用。

  此外,腾讯还向两大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和斗鱼投资超过70亿元,成为两家平台的大股东,利用它们来为旗下的电竞赛事和游戏项目进行直播推广。2017年的《王者荣耀》比赛在各大终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高达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的两倍。

  腾讯已经成为国内少数有资格提电竞概念的公司之一,电竞市场作为长线产品,需要生命力长久的游戏产品以及庞大的赛事系统支持。不少游戏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由于腾讯的介入,电竞的投资门槛正在不断提高。

  任宇昕曾公开表示,电竞一直都是腾讯文化战略的重要业务。2016年底,“腾讯电竞”品牌正式发布,它与腾讯游戏、腾讯文学、腾讯影业和腾讯动漫共同组成腾讯互娱的六大业务矩阵。

  未来,新IEG需要在扩大电竞赛事规模和影响力方面寻求突破,这意味着大量人力和资金投入,也考验着任宇昕应对政策监管的智慧与耐心。

  功能游戏是今年腾讯重点宣传的另一个项目,腾讯将它定义为“进一步探索游戏正向价值的游戏品类”。

  目前腾讯已经发布过七款功能游戏,与人们印象中的传统游戏不同,这些功能游戏大多围绕医疗、科技和传统文化领域策划,具备传承文化和科普教育功能,符合“寓教于乐”的思路。

  在文娱领域承压的背景下,功能游戏能够向监管层展示,游戏不仅仅是跟赚钱有关的营收业务,它同样能具备正面影响,引导用户关心公益和传统文化。

  但这就意味着,只要监管压力保持,腾讯对功能游戏的投入力度就会一直保持。

  腾讯游戏内部消息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IEG已经组建面向功能游戏的专门团队,同时投入大量资金。这个团队独立于腾讯传统的游戏工作室之外,包含制作和发行业务,运营几个月之后,用户量增长比较明显。

  可以预期的是,未来几年功能游戏在腾讯内部都会保持高权重。总办并不要求功能游戏赚多少钱,更希望向监管机构证明,游戏同样能带来积极的社会价值。

  不过在腾讯已经公布的功能游戏中,仅有一款来自腾讯自研,其他游戏都是通过代理引进的方式推出,腾讯功能游戏的原创能力相对薄弱,作品与国外成熟游戏的差距明显。

  如果想依靠功能游戏向上层传递更多积极信号,腾讯游戏需要更多原创作品而非“舶来品”。

  在腾讯强大的渠道分发能力面前,游戏部门有些项目会习惯性“偷懒”。一位已经离开腾讯游戏的人士对本刊表示,“QQ和微信随便一导流,就是上千万用户,自己研发失败风险高,收益也慢,不如代理跟随来的安全”。

  所以,想提高腾讯功能游戏的原创自研能力,任宇昕需要找到合适的团队,在更加宽容的环境下去推进项目。

腾讯队长任宇昕:内忧外患 他还能继续神奇吗

  影视娱乐业务重组

  马化腾在2017年底提出腾讯要做“科技+文化”公司,这意味着内容业务已经被腾讯抬高到与社交同等重要的地位。

  在腾讯目前的数字娱乐版图中,游戏、文学和动漫业务都稳居各自行业榜首,而影视领域需要解决的问题较多。

  腾讯从2015年开始进行影视娱乐布局,采用的依然是内部赛马机制,IEG注册成立腾讯影业,OMG注册成立企鹅影业(后改名为“企鹅影视”),同时开跑。

  虽然两家公司在业务划分上有所区隔,但双方交叉重叠的业务单元很多,其中涉及人员和资源的重复情况。

  从近两年财报中也能看出,两家公司并行的状态,让腾讯的内容成本始终居高不下。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在分析师会议上公开表示,“视频业务的亏损远远超过云计算业务,从中期来看,我们认为亏损还会扩大,因为市场上的内容成本增长速度超过了营收增长速度”。

  此前隶属OMG的腾讯视频与IEG的业务合作一直以项目制进行,面临着比较明显的BG墙阻碍,应对外敌时难免迟缓。

  今日头条过去经常拿腾讯OMG对标,现在腾讯将内容业务全部打包进PCG,相当于为今日头条提供了更大的参照系。

  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拥有众多短视频平台,收购过拥有视频“牌照”的阳光宽频网,抖音也正在收割国内众多内容创作者。资讯流和短视频之后,字节跳动进军长视频甚至影视剧行业只是时间问题。

  根据公开招聘信息,今日头条年初就已经在招聘自制合制综艺、自制剧等影视项目的相关人才,寻找IP进行网剧和网大改编的消息在业内也不是新闻。

  如果腾讯继续维持两家影业公司并行的赛马机制,很可能会在影视领域遭遇先发后至的滑铁卢。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目前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的宣发业务已经合并,在新组建的业务部门中,程武(腾讯影业CEO)和孙忠怀(企鹅影视CEO)都出现在高管名单中。

  考虑到此前两家影业公司并没有太多主控作品,宣发就是最重要的业务模块,接下来影视业务可能合二为一,但负责人是谁仍然没有迹象。

  在任宇昕的泛娱乐战略中,IP是核心元素,优秀的小说和动漫内容,通过影视与视频扩大传播,最终通过游戏进行变现。

  目前腾讯文学和动漫的行业地位稳固,影视与视频业务还处于混战之中,未来PCG内部势必要对这两个板块进行调整。如何制定战略方向,如何确立新的管理团队,都是需要任宇昕思考的问题。

  资讯流改革

  在信息资讯业务上,腾讯近年来承受着来自今日头条的压力,这份压力更多来自营收层面。

  字节跳动公司今年的收入将超过400亿元,其中大部分是广告收入。这些投向抖音和今日头条的广告收入,本来可能投去腾讯,对于游戏不断承压的腾讯来说,广告能够弥补游戏收入损失。

  腾讯信息流产品此前有多个BG同时孵化内部竞赛,腾讯新闻、天天快报、QQ看点和QQ浏览器等不同业务部门都有所涉及。

  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企鹅号)诞生之初,曾宣称能分发到除微信外的腾讯全系平台,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部门利益不一致,前述各个产品业务协同并不顺畅,所以腾讯的信息流业务总给外界带来数量多但战斗力弱的印象。

  与之相比,今日头条的内容运营效果有目共睹,其中头条号这个内容中台的作用非常关键。不少PCG内部人士认为,腾讯的算法和技术能力其实很强,但并没有被外界和用户所感知,这说明公司的内容运营能力需要提升。

  所以,任宇昕需要为腾讯搭建统一的内容中台,才能对外输出富有竞争力的信息流产品。制造模仿今日头条的产品,并无法打败对手,腾讯的信息资讯流业务需要更多革新。

  其实腾讯内部不是没有好的资讯产品,QQ看点就是一个被外界长期忽略的“潜力股”。

  作为手机QQ内置的新闻资讯产品,QQ看点主要围绕年轻用户做内容分发,90后用户占比接近70%,95后用户占比接近50%。在2017年底的腾讯员工大会上,马化腾曾内部表扬QQ看点,称它在一年内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是腾讯信息流阵营里的重要产品。

  截至今年一季度,QQ看点的日活跃用户数(DAU)已经超过8000万,与今日头条的核心产品相比,这个数据丝毫不逊色。

  但腾讯的信息资讯产品仅有QQ看点出彩是不够的,马化腾在去年底曾发布公开信阐述腾讯的“大内容”战略,强调海量数字内容的生成与分发。“大内容”包含消息、短视频等数字资讯产品,以及网络文学、动漫、影视、游戏和音乐等数字文化产品。

  这意味着腾讯对数字娱乐全领域野心不小,能否实现,要看任宇昕运筹帷幄。

本网站所收集的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公开信息或网友自助投稿,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资料,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站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游戏观察

聚焦极有价值的游戏产业资讯。打造有影响力的游戏产业媒体。

NPD分析师:Xbox One和PS4销量已经难以预测